您好、欢迎来到现金彩票网!
当前位置:2019年正版全年资料 > 同指涉 >

福建“首虎”被指与中石油中石化“双虎”涉同一案

发布时间:2019-05-25 08:23 来源:未知 编辑:admin

  原标题:徐钢的双面人生 无实权时刻意隐忍、低调;一旦身居要职,强势一面暴露无遗。徐钢的仕途表现,是大陆官场中典型的双面人格写照。 意料之中,这是福建当地人士对中共十八大后福建“首虎&rdq

  无实权时刻意隐忍、低调;一旦身居要职,强势一面暴露无遗。徐钢的仕途表现,是大陆官场中典型的双面人格写照。

  意料之中,这是福建当地人士对中共十八大后福建“首虎”,原副省长徐钢落马的反应。

  有关徐钢落马的负面传言已久。三年前,徐钢主政泉州大张旗鼓搞城市建设时,即有人在网上发帖指责其以权谋私为弟弟的公司输送利益,还有不少地产商“酒友”等等;2014年3月,中纪委第九巡视组对福建省进行了巡视,已升任副省长的徐钢也专门被叫去接受问话。知情人士告诉《凤凰周刊》,回来之后的徐钢就一直显得萎靡落魄,有时甚至公开场合连胡子也不刮,与其以往仪表整肃的形象判若云泥。这些细节似乎已经预示徐钢的政治结局。

  一年后的2015年3月19日,徐钢接到通知称让其第二天到省委开会。次日,徐钢准时抵达会场。除了福建省委主要领导,会场里还有几个陌生面孔他们是来自中纪委的工作人员。随即,徐钢被宣布涉嫌违纪违法并被带走接受调查。当天下午徐钢就被带离福建前往北京。

  徐钢的落马,在福建官场,尤其是其曾主政五年的泉州造成剧烈反响,“泉州的官场地震即将来临”,当地一人士称。

  现年57岁的徐钢是福建浦城人。徐钢是文革后恢复高考的第一批大学生,1978年10月至1982年8月就读于复旦大学管理系工业经济管理专业,属于福建高官里并不多见的名校科班出身,而非后来仕途中通过党校、在职等方式获得学历。

  大学毕业后,徐钢分配至福建省经委综合处,从普通科员做起,他先后担任过福建省经委综合处主任科员、福建建阳县副县长(挂职)、福建南平地委政策研究室主任、福建省经贸委办公室主任、福建省经贸委主任助理、莆田市副市长、福建省人民政府副秘书长等职务。从科级走到正厅,徐钢用了20余年时间。熟悉他的人士称,徐钢仕途前大半期,隐忍、低调,温文尔雅。上个世纪90年代中期,徐钢还曾经被公派英国利兹大学管理学院进修过一年(1995年8月1996年10月),“喝过洋墨水”的他更加注重自己的知识分子形象。

  2003年,踏入仕途21年后,徐钢被提拔为福建省交通厅厅长,这是他首次真正意义上的“一把手”经历,也由此开启了他在实权部门12年的纵横捭阖。上述知情人士称,其政治野心以及性格中强势的一面也就此暴露。

  据陆媒公开报道,福建省交通厅的一名官员曾公开表示,徐钢在交通厅作风强势,处长们经常被骂得灰头土脸。另有一副厅长则称,早年当处长时,还可以批几百万元的项目,但徐钢到任后,当副厅长的他连一百万元的项目都批不了了。

  一位泉州市退休官员也向《凤凰周刊》证实,徐钢有时候说话很不给人面子,开大会的时候也会公开批评一些处级甚至副厅级官员,当地一些干部对他很有意见,有官员私下对其评价极低,甚至称其“简直不是人”。

  徐钢落马后,《人民日报》官方微信发布过一条报道,称徐钢为“三不书记”。文中称,2008年10月,福建省委、省政府考虑全省港口综合发展,原则同意了省交通厅关于湄洲湾港口(主要包括泉州、莆田)体制一体化建议方案。但时任泉州市委书记的徐钢先是同意,后却又因利益不平衡极力反对,并采取一系列非正常手段,激发民众掀起舆论焦点,导致“省令难行”。后来又将此番闹事策划之责栽赃当时省交通厅,以至于泉州港、福田港改革事宜最终没有着落。由此,徐钢被评价为“不讲政治,不守纪律,不懂规矩”。

  徐钢的强势还反映在推进泉州市委市政府搬迁新区上。泉州人士高金融曾在市委任职,他告诉《凤凰周刊》,泉州新行政中心位于远离主城区的东海片区,徐钢到任时,新行政中心建设正酣。2010年1月,新址宣告竣工,但公务员们都嫌太远,周边配套不完善,上班不便,希望搬迁工作“能拖一天是一天”。但“徐钢大手一挥:搬家!从此大家都要长途跋涉二十来公里上班。部分公务员颇感不便。”至今,泉州新政府大楼已启用近四年,周边配套依然匮乏,人烟稀少。

  不过,也有不少人士对徐钢“性格强势”的评价不以为然。一位泉州官场人士向《凤凰周刊》表示,徐钢性格没有别人说的那么坏,他还是很有礼貌,也比较给人面子。他的强势是相对于一定级别的泉州高官,因为大家已经习惯了“你好我好大家好”,所以徐钢会口无遮拦地批评。

  这位人士透露:“大约在2010年,他给几十个市直部门、近百名面临退休的公务员提了半级,让他们提前两年退休。面临退休的人少上两年班,还能多拿工资,给后人腾位置,痛痛快快退休了。所以这些人里头有不少说徐钢好话的。但这种让人提前退休的做法在泉州并不多见,里头蕴含着跑官风险。”

  在泉州市委机关工作过的张先生告诉《凤凰周刊》,他与徐钢虽然接触不多,但能感觉他不是落马后媒体上渲染的不近人情、劣迹斑斑的人。“有一次临近年末,有一帮四川籍农民工到市政府大楼拉条幅讨薪。徐钢看见后上前询问缘由,并当即给企业有关负责人打电话,让其马上解决工资问题,直到对方给了确切答复他才离开。”张先生说,这件事是他亲见。还有一次,徐钢出席一个接待活动,不管是领导席还是普通员工席,他都一一上前,给每一桌都敬酒,“他酒量真的不错”。

  泉州是海上丝绸之路起点,是宋元时期东方第一大港。官方资料显示,泉州的经济总量连续十几年来都是福建省排行首位,远超省会福州市和特区厦门市。但过往经验,作为福建最富庶之地的一把手,泉州历任市委书记的仕途终点却大都止于副省,鲜有进入省委常委的机会。

  徐钢当时是福建官场的红人,他极有希望破除泉州这一“仕途魔咒”,泉州各界对其到任也曾寄予很高期望。当地人士认为,徐钢毕业于名校,学的经济管理专业,又去英国留过学,还曾经长期在经济部门任职,希望其给泉州带来新的发展机会。

  徐钢似乎也不负众望,履新泉州不久,就主导通过了《关于加快文化产业发展的意见》,大张旗鼓在全市域内进行文化产业开发,高调提倡保护古迹,重塑泉州的“文化底色”。2012年6月,泉州还举办了首届文化创意产业节。徐钢在开幕式上说,泉州历史文化底蕴深厚,文化创意产业发展得天独厚,空间广阔,有着无限的潜力。

  泉州是大陆首批国家级历史文化名城,历任主官对古城区内的地产开发均持谨慎态度。徐钢的文化产业开发政策既定,古城区内古城改造项目便成为开发商争夺的焦点。

  泉州下辖的晋江市(县级)安海镇西村村民王愿望告诉《凤凰周刊》,安平桥主题文化公园项目是徐钢发展文化产业的典范之一,该村200多亩基本农田被以建文化公园的名义征收,但土地最终变成高档别墅区。村民为此多次向国土部门反映该问题,晋江、泉州和福建省三级国土部门的书面回复始终回避公园变成别墅区的根本问题。“这都是徐钢主政泉州时,大搞文化产业的后遗症。”王愿望称,如今徐钢虽落马,但他也因多年上访成了地方政府的眼中钉,至今滞留北京有家不敢回。

  王愿望等人认为,保护古迹,大家当然欢迎,但徐钢的文化产业其实是以损害老百姓切身利益为代价,为地产商做嫁衣,这才是徐钢“文化治泉”的实质。

  泉州市另外一个备受争议的文化创意项目T淘园,《凤凰周刊》记者日前走访该园区发现,这里已经基本上被饭店、歌舞厅等经营场所占据,所谓“文创园”,名实难副。

  徐钢的一位前同事告诉《凤凰周刊》,徐钢主推的文化产业项目,往往以商业地产的面目出现,与文化无涉,甚至还导致古城文脉被毁、村民上访等负面传闻。“这些项目在推进阶段,他与部分开发商的关系微妙,也引发了外界对他的猜疑,由此被称为地产书记。”

  不过,“地产书记”也好,“三不书记”也罢,相关负面评价并未动摇徐钢在泉州主政的地位,甚至未影响到他此后于2013年初晋升福建副省长。

  知情人士告诉《凤凰周刊》,由于徐钢在城建等项目上强势推进,他与规划、建设和开发商四方就敢拍板项目,完全不将泉州市委、市政府班子成员放在眼里,引起了部分官员不满。矛盾在2012年达到顶峰。也就在这一年,一篇题为《揭秘福建地产书记徐钢》的网文开始流传。该网文将徐钢如何与高层接近获得上位机会、如何控制房地产开发和泉州人事布局,描摹得绘声绘色。徐钢看到后,匆忙找人删帖,并要求看过的人不得扩散。

  曾看过该网文的一位泉州前市级领导称,帖文未可尽信,里头真真假假,但是一些关于土地审批权等非常细节的东西,如果不是内部人或者是代表内部人利益的人士介绍,普通人很难编得出来。“可以肯定,徐钢的一些做法肯定损害到了有关方面的利益,引发举报。”

  对这份举报材料,泉州市政府某在任官员向《凤凰周刊》透露,文中提及海峡电子汽配城项目一段属实。“这个项目以汽配城名义低价拿地,结果汽配城所占比例极小,大多数都是房地产,导致被征地农民多次上访。泉州是侨乡,上访者中很多是华侨。有一位加拿大华侨实名举报该项目问题,结果举报信被徐钢批转给被举报部门,导致这位人士遭受人身威胁,不得不仓促离境。但其他上访者依然每年到省市三级纪检部门查询案件办理情况。”这位官员表示,徐钢被指与该项目难脱干系。

  徐钢落马后,这篇三年前的帖子重新被人发布,现在已经没人再删帖了,任由网民回复。有多个消息源均指,该帖文系泉州某位市级领导所发,但泉州官方对该说法保持沉默。

  泉州多位退休干部告诉《凤凰周刊》,帖子出现后不久的泉州春节老干部座谈会上,“因为这个帖子指向性很强,目的就是搞臭徐钢,徐钢非常愤怒。他当场说写这篇帖子的人是叛徒,要和其单挑。”

  一位认识徐钢、现居福州的官场人士则对《凤凰周刊》说,徐钢多年在福州省直机关任职,真正在地方任职的经历不过三年,泉州经济发达,官场大都是本地人,徐钢作为外地人挤进这个圈子,想推行自己的想法,如果不强势,恐怕会被本地人架空,一事无成。“但他在一些项目上的做法并不十分干净,如为亲属暗中输送利益,更引当地人不满,受到举报,在所难免。”

  除了官场上,泉州群众对徐钢也从期待变成失望。特别是2012年4月1日,福建省交通厅对外公布,泉州港以及莆田港的兴化湾港区,合并组成新的湄洲湾港。原泉州市港口管理局、莆田市港口管理局及其相关机构相应并入福建省湄洲湾港口管理局。这意味着,沿袭上千年的“泉州港”的名称,将被“湄洲湾港”所取代。这一决策让爱港心切的泉州人难以理解。当时,泉州民间爆发了“护港运动”,甚至有人将讲述泉州港历史的书籍烧毁,表达古港“沦陷”的愤怒。图片传到网上,引发各界热议。

  泉州当地人士告诉《凤凰周刊》,在这场舆论热潮中,徐钢的表现既未能获得上层首肯,也让泉州民众对其不信任,两头不讨好。由于徐钢主导的泉州官方对民间组织的游行和网上声援实行打压、删帖,泉州百姓认为徐钢“卖港求荣”,民间甚至称徐钢为“死港”(闽南语“徐钢”与“死港”发音相近),称其要将泉州港置之死地之意。

  舆论压力之下,泉州港的名称得以保留,这一结果令省里的通知成为一纸空文。有消息称,徐钢主政的泉州官方也令福建高层不是很满意。

  福建一官场人士称,该事件客观而言,“徐钢抵制与支持均不对,属于猪八戒照镜子里外不是人”,但其左右摇摆同时也反证他对地方的发展缺乏明确的认识,不少当地人由此对徐钢的发展理念彻底产生怀疑,认为他能力平庸,难堪大任。

  徐钢仕途中,曾多次强调反腐的重要性。2008年夏天,他到任泉州仅三个月,便召开全市预防腐败工作会议。徐钢在会上强调,要切实加强对反腐倡廉建设的领导,强化表率,明确责任,狠抓落实,为建设海峡西岸经济区现代化工贸港口城市提供坚强的政治保证和纪律保证。

  根据《泉州晚报》的报道,徐钢不止一次公开表示:“在泉州,一些群众不是在找熟人,就是在去找熟人的路上。这是一种滋味苦涩的文化怪象。”为此,他多次发起“破解熟人经济”的大讨论。

  但泉州一位官员告诉《凤凰周刊》,徐钢虽然不断提出破解“熟人经济”,他自己却不断从“熟人经济”中获益。比如徐钢的弟弟就是做生意的,徐钢的官位坐到哪儿,其弟的生意链就延伸到哪儿。据该官员介绍,上世纪90年代徐钢在莆田当副市长时,他弟弟就在那边经商谋财;后来,徐钢担任交通厅长,其弟的生意便转到了交通领域,“近年来交通建设力度巨大,里头蕴含着大量的商机。徐钢弟弟既做沥青生意,也转包交通工程牟利。如果不是徐钢的关系,他能拿到这些项目?”

  徐钢落马前,泉州市委常委、南安市委书记骆国清已于2014年初涉贪腐被查;徐钢落马后不久,骆国清的继任者、现任南安市委书记黄南康亦应声落马。多个消息源指称,徐钢与骆国清和黄南康二人的关系绝非普通。“黄的上位,正是依靠徐钢这位熟人。徐担任泉州市委书记的消息传来后,黄南康大喜过望。他对多位人士公开说,徐钢是我铁哥们儿,你们找到我就是找到了徐书记。”前述泉州官员称。

  知情人士告诉《凤凰周刊》,黄南康的妻子任职银行系统,徐钢妻子也在某全国性股份制银行任职,每年为该银行大量揽储。徐调往福州后,徐妻亦调任该行省级分行工作。这种丈夫当官、妻子利用丈夫影响力揽储的组合,在中国大陆曝光的反腐案件中并非个例。

  泉州是中国大陆民营经济最为发达的地区,有上市公司几十家。市域内的晋江、南安等地均有特色产业享誉一方。与民营企业家的交往,也成为徐钢任期内难以回避的课题。

  去年12月,泉州曾爆出一件骗税大案。泉州市国税局原局长蔡俊伟涉及骗税案被抓。据悉,蔡俊伟岁数不大却家资亿万,其从国税局辞职后曾到安踏集团就职。目前此案详情官方尚未披露。《凤凰周刊》记者多方打听,得知此案由省级部门带队查办,案情连国税系统中层领导都不知悉,“涉案金额肯定很大”。当地有人士称,蔡俊伟与徐钢私交很好。不过这一说法,《凤凰周刊》未获得当事人证实。蔡俊伟案发后,安踏总裁丁世忠被指牵涉该案,但他很快发布声明称与蔡案无关。2015年的全国两会,有本港媒体报道称,身为人大代表的丁世忠请假缺席,引发猜测。4月7日,晋江市召开一年一度的工商业千人大会,当地商业人士称,往年的明星人物丁世忠缺席。由此,当地关于丁世忠的传言流传开来。不过,4月初安踏公司曾在香港召开股东大会,丁世忠出席了会议。会后还接受媒体采访,称有信心实现今年营业收入突破百亿。4月30日,安踏公关负责人士也向《凤凰周刊》表示:丁总现正常巡店,未受蔡案和徐案影响。5月8日,丁世忠现身福州海峡国际会展中心,参加了第33届中国国际体育用品博览会。

  泉州也是全国重要的石化产业基地,中石化、中化都在当地有石炼化项目,还有众多民营炼化企业。其中,中化泉州项目是中化集团在全国最大的炼化基地。该公司2006年在泉州注册,此后进入大规模建设时期,总投资达到数百亿元之巨。身为泉州一把手的徐钢,曾多次到这些企业调研,并接待企业总部委派的负责人。

  福建一位不愿具名的厅级官员透露,曾长期在石油系统担任领导的某高层领导之子,近年来染指众多石油项目被查。此人在泉州亦有生意,“徐钢被指给这位高官公子的石油生意提供便利,并从中牟利。除了福建本地的线索外,这是导致徐钢落马的另外一环。”

  徐钢落马前四天,中石油副总经理廖永远被查;徐钢落马后一个多月,中石化总经理王天普被查。有分析人士称,此三人的落马或非偶然,应与同一案件有关联。

  2011年底,徐钢在泉州党政干部反腐大会上表示,年终将至,各级领导干部和广大公职人员,要坚决抵制各种不良风气,不碰“高压线”,堂堂正正做人、清清白白做官、干干净净做事,谨记平安是福!

  回忆起这次大会,高金融叹口气说:“他是这么说的,但真到了年底,过节送礼的车照样堵得水泄不通。这样的反腐工作,纯属面子工程啊!”

http://infomisa.net/tongzhishe/91.html
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QQ微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微锟斤拷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版权声明|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02-2019 现金彩票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