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现金彩票网!
当前位置:2019年正版全年资料 > 同指涉 >

河北玉田:酒厂老板暴力收债被指涉赌

发布时间:2019-05-20 22:19 来源:未知 编辑:admin

  采取故意伤害、非法拘禁、威胁恐吓等手段暴力讨债的黑恶势力,是中央扫黑除恶专项斗争中规定必须重点打击的十大目标之一

  “徐某国太黑了,参加他组织的一次赌博,欠下他100多万元赌债,他两次雇凶绑架、殴打我,强迫我以房抵赌债,暴力逼我借钱还赌债。”杨金锁心有余悸地回忆说。

  经商多年的杨金锁,家住河北玉田县,在完成一定的资本积累之后,手上有点钱就沾上偶尔赌博的不良习性。但是,自从2014年11月初,被当地一个叫徐某国的邀他参加一次赌博之后,杨金锁就再也忘不了赌博给他造成的刻骨铭心的痛苦记忆。

  “两年前,我提交了确凿的证据,多次实名举报徐某国开设赌场、暴力收赌债,公安局当时也受理了。但徐某国组织赌博和暴力收赌债的违法犯罪行为,至今不了了之。”杨金锁表示不解。

  相关资料显示,徐某国系河北省玉田县某酒业有限公司原法定代表人,被判刑(另案处理)之前,徐某国还曾是河北省玉田县政协委员。

  据公开的法律文书,参与非法拘禁杨金锁的人都是徐某国经常雇用的刑满释放人员、惯犯及在逃通缉犯和长期吸毒人员,根据扫黑除恶专项斗争的有关规定,徐某国多次雇凶绑架,采取非法拘禁等暴力手段收赌债,完全符合涉黑恶势力犯罪。但是,集多种罪名于一身的徐某国最后仅被判刑十个月(刑期从2017年12月2日至今年9月21日)

  “在2014年11月初的一天,我和几个朋友一起吃晚饭并喝了些酒,饭后我和三个朋友(杨某刚、何某明、杨某光)一起被徐某国带到玉田县林南仓赌博(一个叫‘二宫’的家里),当时有人负责记账,有人负责放款,还有人负责放哨,徐某国和‘二宫’负责抽水,当时赌客有六七个人,桌面现金大约100万,参赌后我欠下赌债175万(都是来回倒账形成的欠账,并无实际的现金借贷),桌面流通的现金被徐某国和‘二宫’抽水30万至50万元。”据杨金锁回忆说,“几天后,我就通过银行转账给徐某国30万元,偿还其赌债,具体是转到徐某国女儿徐某的农行账号,余下未付的145万赌债,被徐某国逼着打了欠条。”

  杨金锁的噩梦从此开始,一次赌博不仅输掉了175万元,而且接连遭遇了两次绑架。

  “2015年8月15日上午9点,徐某国把我骗到玉田县三中西门口,和徐某国见面后,就被四辆小汽车包围,瞬间从车上跳下十几个彪形大汉,徐某国指使他们把我强行塞进车里带走,上车后他们叫我关掉手机,随后对我大打出手,拳打脚踢。”数年过去,杨金锁仍然忘不了第一次被绑架的恐惧。

  据杨金锁诉说,绑架者一路将他拉到玉田县杨家套乡马庄子村集市上的小树林里,拿着砍刀威胁打骂他,徐某国还放狠线万还赌债,不然就打死他。随后徐某国开车离开,让其他人继续看着他找钱,当时他被迫向朋友杨某某和田某某借钱,可是没有借到钱。中午12点多,控制他的人强行把他拉到玉田县鸦鸿桥镇草桥头村的国庆饭店,到了二楼包间后,徐某国和几个人已在房间等候。

  徐某国极为生气地命令雇来的帮凶,对杨金锁又是一阵暴打,被逼无奈,杨金锁只好提出以其姐姐名义购买的一套商品房给徐某国抵40万元的赌债。但徐某国当时还不放过他,最后,逼他写了一份还款计划,即每月还徐某国30万元,直至还清全部赌债为止。

  之后,杨金锁又被带到唐山市一日租房内,遭到殴打,并被强制吸毒。次日凌晨,徐某国来到日租房,派司机带杨金锁回玉田县家中取购房合同,临走时,徐某国还威胁杨金锁说:如果报警,他家人将性命不保。杨金锁当时没敢报警,回玉田家中将购房合同交给徐某国司机后,这才得以脱身。

  之后,杨金锁于2015年8月27日和31日,通过银行分别给徐某国的女儿徐某农行卡上转账4.5万元和4万元。

  岂料,杨金锁的厄运并未结束。2015年10月11日早上7点多,杨金锁刚刚从玉田县城的住处下楼,突然被四个彪形大汉又强行塞进一辆黑色广州本田车里,其中有三个人他认识,是上次从北京来的那伙东北人,随后他又被带到徐某国的酒厂,让他当天必须给徐某国拿出10万元来还赌债,他说真没有,徐某国就让雇来的一伙人把他带走,想办法让他找钱还赌债。

  随后,那几个人又关掉杨金锁的手机,并且从他家楼下开走了他的奔驰轿车,大约中午的时候,把他带到了北京楼梓庄乡的一个小树林里,途中有人拿匕首威胁他,到了小树林里又用砍刀威胁他,接着又是一顿拳打脚踢,继续让他找钱还赌债。他只好给朋友杨某某和于某某等人打电线万元,转到徐某的农行卡上。绑架他的人又让他在三天之内必须再给徐某国2万元,又强迫他给其中一个叫吴某的人打了一张5万元的欠条。

  这次脱身后的杨金锁果断地选择了报警。2015年10月15日,杨金锁到玉田县公安局刑警大队报案,实名举报和控告徐某国涉嫌开设赌场、组织赌博和采取绑架等暴力手段收取赌债。

  玉田县公安局当时虽然传唤了徐某国及其雇用绑架杨金锁的同伙等人,但最后仅以非法拘禁罪对徐某国提起公诉。

  一份由玉田县公安局刑侦大队出具的《情况说明》称:我大队侦办的杨金锁被非法拘禁一案,杨金锁陈述2014年11月,徐某国在玉田县林西镇组织赌博。我局于2016年6月29日对徐某国等人涉嫌赌博一案受案调查。此《情况说明》落款时间为2017年4月16日。

  而一份关于徐某国的刑事判决书,即河北省玉田县人民法院[2017]冀0229刑初287号刑事判决书显示,徐某国虽然在本案中被公诉机关指控赌博罪与非法拘禁罪两项罪名。但是,其中的赌博罪并非来自杨金锁的举报线日,被告人徐某国以及刘某永、刘某杰、吴某光(后三人均已判决)等人两次在京沈高速公路玉田服务区北会议室开设赌局,聚众赌博并为参赌人员提供赌资、赌具及赌博场所,向参赌人员高息放贷,从中抽头渔利数万元。

  由此可见,徐某国多次开设赌局,符合组织赌博罪的构成要件,但是,杨金锁举报徐某国于2014年11月组织赌博的犯罪行为,却并未包括在上述赌博案提起的公诉内容中。该判决做出的时间是2018年6月28日,距离杨金锁的举报时间已经过去两年整。

  上述判决书虽然对杨金锁举报被绑架非法拘禁一案做出审判,但判决书并未查明徐某国与杨金锁的债务实际如何产生,也没有采信杨金锁关于双方系赌场所欠的赌债,该债务实际属于赌博债务的陈述。反而采信罪犯徐某国口述其与杨金锁的债务系借款给杨金锁产生的说法。但是,涉及175万元的巨额借贷,却没有提供任何有效的支付凭证,仅仅是以徐某国现金借出的口供,也没有任何旁证,法院在上述案件的审理中并未实际查清债务的真实产生原因与过程。

  据最高法《关于审理民间借贷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原告仅依据借据、收据、欠条等债权凭证提起民间借贷诉讼,被告抗辩借贷行为尚未实际发生并能做出合理说明,人民法院应当结合借贷金额、款项交付、当事人的经济能力、当地或者当事人之间的交易方式、交易习惯、当事人财产变动情况以及证人证言等事实和因素,综合判断查证借贷事实是否发生。

  但是,在上述案件审判中,法院并未依据相关规定予以查明。最后,判决徐某国犯赌博罪,判处拘役六个月,并处罚金2000元;犯非法拘禁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个月,并罚决定执行有期徒刑十个月。

  因此,整个判决书中,关于杨金锁举报徐某国于2014年11月在玉田县林西镇组织的赌博只字未提,说明该犯罪事实未被公安部门移送起诉,导致未被检察院提起公诉而处于漏罪状态。

  徐某国的刑事判决书中,多名同案犯及徐某国本人均承认,杨金锁在被徐某国绑架和非法拘禁时,提出以其姐姐杨立停名下的一套商品房以40万元抵债给徐某国,以求徐某国放过他。

  但是,最后,该房屋却莫名其妙地变成由玉田县公安局女民警张某兰向杨立停购买。而最不可思议的是,张某兰居然可以不向卖房人杨立停支付一分钱房款,就取得该房屋。法院据其口述将房款交给徐某国,就被认可完成购房的付款义务。

  虽然,张某兰作为证人在徐某国的刑事判决书中,直接称徐某国为姐夫,但是,据知情人透露,张某兰与徐某国并非真正的亲戚和亲属关系。

  据杨金锁回忆,就在前述其被徐某国绑架至唐山,半夜被押回玉田时,惊奇地看见张某兰与徐某国同在一辆车中,当时他感到不可思议。

  据杨金锁反映,2015年8月15日那天下午,他在被徐某国的暴力逼债折磨下,无奈答应将其在玉田县购买的城舒畅华府小区25栋1301室住宅一套过户给徐某国抵赌债40万元,该房屋原购房合同是其姐杨立停与开发商签订的,面积约170平方米,已付房款50多万元,其余为分期付款。

  2015年8月16日凌晨时分,徐某国逼迫杨金锁回家把舒畅华府小区购房合同和所有房屋手续给他,并且要他想办法让他姐杨立停配合办理一切过户手续。

  但是,接下来发生的事情,杨金锁才开始理解,身为警察的张某兰深更半夜与徐某国在一起的缘由所在。

  据杨金锁回忆说,过了五六天,徐某国又叫杨金锁通知其姐杨立停和其丈夫在徐某国事先写好的房屋买卖协议书上签字,买房一方填写的是张某兰(即女民警),当时张某兰也在现场。至此,杨金锁还没有向其姐透露实情,他姐姐和姐夫也没有特别注意就签了自己的名字,更没有注意当时签字时,下面的签订日期是否已填上或处于空白状态。

  由于他们被迫签订虚假购房协议的时间是在8月15日杨金锁被徐某国第一次绑架之后的几天,而该购房协议上的时间却显示为7月2日。

  记者注意到,河北省高级法院据此认定,杨立停主张购房协议系杨金锁被非法拘禁状态下,被胁迫要求她签订,属于无效行为不成立,因为杨金锁被非法拘禁的时间是在该协议签订之后的8月15日。因此,裁定驳回杨立停的再审申请。

  记者查看杨立停与张某某签订的《房屋购买协议》发现,在合同主体栏中,杨立停的名字被写成“杨玉停”,应该是“下简称甲方”,却写成“男方”。按照我们国家普通百姓注重安居乐业的社会习俗,买卖房屋是每个人一生中相对重大的交易,在重大的房屋买卖交易中,出现如此重大和明显的错误,显然不合常理。

  法律专业人士指出:如果是真实合法的买卖,即双方真实意思表示,双方必然会慎重从事,而不至于将合同一方当事人的名字写错。被写错一方,显然也是没有认真或者没有机会查看合同内容,就匆忙签字。这与杨金锁反映,在被胁迫状态下签订的卖房协议,情景相吻合。

  有关法律专家分析了杨立停诉张某某购房协议无效纠纷案后指出,一、二审法院在审理中既没有从形式上审查发现购房协议上存在明显的错误,也未实质查明张某兰将购房款支付给徐某国是否具有合法性,更没有查清楚徐某国与杨金锁的债权债务产生是否合法,是否应该受法律保护,仅以徐某国的陈述就采信其借款175万元给杨金锁属实,同时仅凭张某兰的陈述已支付给徐某国40万元,就认定张某兰在购房协议中履行了付款义务。两笔巨额资金支付,均没有任何支付凭证及相关证据予以佐证。

  记者就张某兰与徐某国的实际关系,是否参与和帮助徐某国向杨金锁暴力收取赌债及其购房真实性,将购房款支付给徐某国等问题,专程前往其工作的单位采访,因其当天请假没上班未果。记者后将问题致短信给张某兰,其仅回复其购房官司已经河北省高级法院做出最终判决,并表示因身体原因不便接受采访。

  就在截稿前夕,中央扫黑除恶第一督导组向河北省反馈督导情况时,给河北扫黑工作列出的“问题清单”包括:有的地方线索核查进展缓慢,依法打击不主动,案件办理严格准确适用法律有差距;一些行业部门不作为、慢作为,对重点行业、重点领域监管缺位等。

  督导组组长支树平还给河北提出了整改意见,包括加大深挖彻查“保护伞”和追责问责力度,进一步加强基层组织建设,彻底铲除黑恶势力滋生土壤,确保扫黑除恶专项斗争在法治轨道上进行等。

  徐某国被指涉黑开设赌场,并采取雇凶暴力收取赌债,依据扫黑除恶的有关规定,符合扫黑除恶打击范围。但是,其多年前被举报的组织赌博罪,为何至今未被追究?还有与其关系密切的女民警张某兰,通过可疑的购房交易,为徐某国暴力向杨金锁收取赌债在客观上提供了帮助,其之间的关系和背后有何内幕?

  玉田县公安局反应积极,该局局长当即批示由该局政委牵头组织调查,但截至发稿,尚未接到该局调查结果的反馈信息。玉田县检察院始终未予以回复。

http://infomisa.net/tongzhishe/22.html
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QQ微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微锟斤拷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版权声明|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02-2019 现金彩票 版权所有